柯克:禁止国王听审案 判决书

禁止国王听审案*

柯克 著

姚中秋 译

现代立国法政文献汇编丛书·英国卷

本卷主编 毕竞悦  泮伟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1月第1

381——383




(1607) 詹姆斯一世五年,米迦勒节后开庭期

在御前会议上

英文编者案:这是柯克对一次会议的笔记,在这次会议上,他和他的法官同事们告诉国王,他没有亲自裁决普通法上的案件的特权。法律需要某种技艺性逻辑能力,而他并不精通这些。法律也保护国王。所有这些并不是国王所期待的答案,詹姆斯国王强烈地鼓吹君主享有神圣权利,认为依赖法律并没有多少用处。别人关于这次会议的报告没有把柯克描写得如此沉着而大胆。尽管如此,这份报告在其出版之后仍被广泛传播。这种意见在布拉克顿的著作、在《弗莱塔》*、在早期的判例汇编中已经有所反映,但没有人敢于如此大胆地将这种观念告诉一位君主。这份报告是现代法治观念和独立的司法机构之观念的一个柱础,乃是普通法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法院意见书之一。

笔记,1110日,星期日。本日,国王依据坎特伯雷大主教班克罗夫特因为禁审令而发出的抱怨[召开会议],国王被告知,假如问题是由教会法官拥有管辖权的那些事务引起的,不管是涉及什一税的制成法之解释,还是任何其他教会事务,或者是涉及伊丽莎白女王元年有关高等宗教事务法庭(the high Commission)的制成法,或者是在那些没有明文规定法律权威的任何其他情况下,国王本人可以以其君主之身进行裁决。他说,法官只是国王的代表(delegates)而已,国王可以拿过他乐意裁决的诉讼,而不让法官作出决定,他可以自己决定这些案件。大主教说,在神看来,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根据《圣经》中上帝的话,这样的权威是属于国王的。

对此,我回答说,由英格兰全体法官、财税法庭大法官(Barons of the Exchequer)见证,并经他们一致同意,国王本人不能裁决任何案件,不管是刑事的,比如叛国罪、重罪等等,还是各方当事人之间有关其遗产、动产或货物等等的案件;相反,这些应当在某些法院中,根据英格兰的普通法和习惯法来决定和裁决,并且必须给出判决,因而它应由本法院来裁决,据此,本法院就给出了那个判决。国王将他的法院放在国会的上院,在那里,他和他的贵族们是高居于所有其他法官之上的最高法官;因为,假如高等民事诉讼法庭(the Common Pleas)犯了错误,王座法庭(the Kings Bench)可以撤销之;假如王座法庭出了错误,可由国王,在获得宗教和世俗贵族们的同意后,在国会的上院撤销之,此时毋须下院的同意。就此而言,国王被称为首席大法官(the chief Justice),20 Hen. 7. 7 a. by Brudnell。从我们的判例集可以看得出来,国王可以在星室法庭听审案件,但必须就向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与大法官们进行商讨,而不能径自作出判决。因而,在王座法庭,国王可以听审案件,但得由该法庭作出判决。我们的判例集经常这样说,在法律判决中,国王永远在场,对此,他不可能不胜任;但是,判决永远是由法庭全体(Per Curiam作出的;法官们已经宣誓按照英格兰的法律和习惯法从事司法活动。国会法案2 Edw. 3. cap. 9.*2 Edw. 3. cap. 1也表明了这一点。不管是以国王的国玺(the great Seal)还是以私玺(the little Seal),司法活动都不能被延迟;因此,国王不能从他的各个法庭拿走任何诉讼,并自己对其作出判决;不过,在涉及他本人的诉讼中,他可以保留该诉讼,见11 Hen. 4. 8。法官们告诉国王,在征服之后,没有哪位国王自己出面在任何诉讼中作出判决,这些诉讼涉及对本王国的司法活动之管理,这些只能在法院中决定。

[柯克继续说:]国王不能逮捕任何人,该判例见1 Hen. 7. 4.,因为该当事人面对国王是无法得到救济的;因而,假如国王作出判决,该当事人如何得到救济?参见39 Ed. 3. 14。一个人在国务会议前请求撤销一个判决,这是完全无用的,因为,那并不是一个可以撤销一个判决的地方,参见1 Hen. 7. 4.。首席大法官赫西(Hussey)曾经是国王爱德华四世的律师,他报告说,首席大法官约翰·马卡姆(John Markham)曾对国王爱德华四世说,国王不能因为怀疑某人犯有叛国罪或重罪而逮捕他,因为,假如遭到损害的该当事人遭到了不公正,他无法获得救济。

大主教竟然告诉国王,如前所述,如此绝对的能力和权威,根据上帝的话,竟然属于国王,这实在是令人惊奇的,请见Hen. 4. cap. 22.,将其翻译成拉丁文,意思如下:国王的各法庭作出的判决不得被[别的地方]撤销,相反,一个判决始终是有效的,除非它被国王的法庭判决是错误的[而被撤销],等等。参见West. 2. cap.5.参见le Stat. de Marlbridge, cap. 1.,它规定并同意,也承认,不管是大案小案,都可以得到并接受国王的法庭作出的判决。也请参见Stat. de Magna Charta,6 cap. 29. 25 Ed. 3. cap. 5.。除非是依据判决,任何人不可因为向我们的国王或他的咨议会提出的申诉和建议而被逮捕。根据43 Ed. 3. cap. 3.,根据本王国的古老法律,若不是在法官面前,有书面记录事项,或依据正当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强迫作出答辩;假如做了任何违反它的事情,它都应当在法律上是无效的,并应被裁定为错误的,参见出自伦敦塔所藏国会卷宗17 Ric. 2.act.10.。一起当事人之间的土地争议由国王听审,并作出判决,该判决因此而被撤销,这确实属于普通法。

这时,国王说,他认为,法律是以理性为基础的,而除了法官之外,他和其他人也一样具有理性。

对此,我的回答是:确实,上帝赋予了陛下以卓越的知识和高超的天赋;但陛下对于英格兰国土上的法律并没有研究,而涉及陛下之臣民的生命或遗产、或货物、或财富的案件,不应当由自然的理性、而应当依据技艺理性、根据法律的判断来决定,而法律是一门需要长时间地学习和历炼的技艺,只有在此之后,一个人才能对它有所把握:法律就是用于审理臣民的案件的金铸的标杆[量杆]和标准;它保障陛下处于安全与和平之中:正是靠它,国王获得了完善的保护,因此,我要说,陛下应当受制于法律;而认可陛下的要求,则是叛国;对于我所说的话,布拉克顿曾这样说过:Quod Rex non debet esse sub homine,sed sub Deo et Lege(国王应当不受制于任何人,但应受制于上帝和法律。)



* 原文名为“Prohibitions del Roy”,首次出版于Sir Edward CokeReports, volume 12.

* Fleta,即《英格兰法律摘要》,相传为一位法官或律师于1290年被困于伦敦弗利特监狱时所作,并因此而得今名。

* 这是英格兰古代成文法的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