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源:《海国图志》叙

《海国图志》叙


1842年)

(清)魏源




《海国图志》六十卷[1]何所据?一据前两广总督林尚书所译西夷之《四洲志》,再据历代史志及明以来岛志及近日夷图、夷语,钩稽贯串,创榛辟莽,前驱先路。大都东南洋、西南洋增于原书者十之八,大小西洋、北洋、外大西洋增于原书者十之六。又图以经之,表以纬之,博参群议以发挥之。何以异于昔人海图之书?曰:彼皆以中土人谈西洋,此则以西洋人谭西洋也。是书何以作?曰:为以夷攻夷而作,为以夷款夷而作,为师夷长技以制夷而作。《易》曰:爱恶相攻而吉生凶,远近相取而悔吝生,情伪相感而利害生。故同一御敌,而知其形,与不知其形,利害相百焉;同一款敌,而知其情,与不知其情,利害相百焉。古之驭外夷者,诹以敌形,形同几席;诹以敌情,情同寝馈。然则执此书即可驭外夷乎?曰:唯唯,否否。此兵机也,非兵本也;有形之兵也,非无形之兵也。明臣有言:欲平海上之倭患,先平人心之积患。人心之积患如之何?非水,非火,非刃,非金,非沿海之奸民,非吸烟贩烟之莠民。故君子读《云汉》、《车攻》,先于《常武》、《江汉》,而知二《雅》诗人之所发愤;玩卦爻内外消息,而知大《易》作者之所忧患。愤与忧,天道所以倾否而之泰也,人心所以违寐而之觉也,人才所以革虚而之实也。昔准噶尔跳踉于康熙雍正之两朝,而电扫于乾隆之中叶。夷烟流毒,罪万准夷。吾皇仁勤,上符列祖;天时人事,倚伏相乘。何患攘剔之无期?何患奋武之无会?此凡有血气者所宜愤悱,凡有耳目心知者所宜讲画也。去伪去饰,去畏难,去养瘫,去营窟,则人心之寐患祛其一。以实事程实功,以实功程实事,艾三年而蓄之,网临渊而结之,毋冯河,毋画饼,则人材之虚患祛其二。寐患去而天日昌,虚患去而风雷行。《传》曰:孰荒于门,孰治于田?四海既均,越裳是臣。叙《海国图志》。

以守为攻,以守为款。用夷制夷,畴司厥楗。述“筹海篇”第一。

纵三千年,圜九万里。经之纬之,左图右史。述“各国沿革图”第二。

夷教夷烟,毋能入界。嗟我属藩,尚堪敌忾。志“东南洋海岸各国”第三。

吕宋、爪哇、屿埒日本。或噬或駾,前车不远。志“东南洋各岛”第四。

教阅三更,地割五竺。鹊巢鸠居,为震旦毒。述“西南洋五印度”第五。

维皙与黔,地辽疆阂。役使前驱,畴诹海客。述“小西洋利未亚”第六。

大秦海西,诸戎所巢。维利维威,实怀泮鸮。述“大西洋欧罗巴各国”第七。

尾东首西,北尽冰溟。近交远攻,陆战之邻。述“北洋俄罗斯国”第八。

劲悍英寇,恪拱中原。远交近攻,水战之援。述“外大洋弥利坚”第九。

人各本天,教纲于圣。离合纷纭,有条不紊。述“西洋各国教门表”第十。

万里一朔,莫如中华。不联之联,大食欧巴。述“中国西洋纪年表”第十一。

中历资西,西历异中。民时所授,我握其宗。述“中国西历异同表”第十二。

民先地利,岂间遐荒。聚米画沙,战胜庙堂。述“国地总论”第十三。

虽有地利,不如人和。奇正正奇,力少谋多。述“筹夷章条”第十四。

知己知彼,可款可战。匪证奚方,孰医瞑眩。述“夷轻备采”第十五。

水国恃舟,犹陆恃堞。长技不师,风涛谁詟。述“战舰条议”第十六。

五行相克,金火斯烈。雷奋地中,攻守一辙。述“火器火攻条议”第十七。

轨文匪同,货币斯同。神奇利用,盍殚明聪。述“器艺货币”第十八。

道光二十有二载,岁在壬寅嘉平月,内阁中书邵阳魏源叙于扬州。

原刻仅五十卷。今增补为六十卷。道光二十七载刻于扬州。[2]

(录自[]魏源撰:《海国图志》,道光二十九年[1849]古微堂刻本)

文章摘自:赖俊楠编著:《宪制道路与中国命运:中国近代宪法文献选编:18401949》(上卷),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7年版,第1215页。




[1] 道光二十二年五十卷本中作“五十卷”。——编者注

[2] 道光二十二年本无此最后三句。——编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