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全喜教授作客浙江大学地方治理与法治发展研究中心

浙江大学地方治理与法治发展研究中心第四期学术沙龙圆满举行

编辑:fxykyk  发布日期:2017-06-13 点击次数:173

原载:浙江大学地方治理与法治发展研究中心网站

    2017年6月3日,浙江大学地方治理与法治发展研究中心第四期学术沙龙在浙江大学之江校区主楼203会议室圆满举行。本次沙龙的主题是“中国政制的古今转型——基于若干历史个案的研究”,由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讲席教授高全喜教授主讲,厦门大学法学院刘连泰教授和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张凯副教授评议,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特聘教授、浙江大学地方治理与法治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葛洪义教授主持。本次沙龙除浙江大学中国地方治理与法治发展研究中心各位本院成员参加以外,还特邀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马岭教授、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石东坡教授、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朱志昊副教授、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张国清教授、苏州大学法学院院长胡玉鸿教授、广州大学原副校长董暤教授、赣南师范大学政治与法律学院谢志民教授担任嘉宾。

    在葛洪义教授做了简短的介绍后,高全喜教授开始了他精彩的讲演。

    高全喜教授首先提出了自己正在酝酿的“南方宪法学”概念。他认为中国近代历史的几波浪潮都是发端于南方,并进而主张这些历史浪潮之所以能够在南方发端就是因为地方自治,就是因为地方共同体、地方秩序的建设。高全喜教授在随后的讲演中,以历史规范主义的方法为我们描绘出了一幅生动有趣的中国近代政制史。其中,高全喜教授着重提到了其对三个历史文本的研究——《清帝逊位诏书》、《江楚会奏变法三折》、《马关条约》——并为我们做了不同以往的解读。高全喜教授认为《清帝逊位诏书》并不是革命党人一手缔造的,也有清王朝当时的立宪派的功劳,且清帝逊位这一事件为中国现代宪法奠定了基础;《江苏会奏变法三折》颠覆了长久以来立宪派所主张的“中体西用”,实质上是一种化“用”为“体”的现象;在对《马关条约》的解读中,高全喜教授进一步指出《马关条约》虽然显示了当时日本的狼子野心,但是也促成了晚清的立宪改制。紧接着,高全喜教授着重为我们讲解了“东南互保”的具体历史事实,并强调了这一历史事实在清末变革中的作用。在这些一系列历史事实的梳理中,高全喜教授指出在中国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中,我们需要着重的研究在这一历史进程中所形成的制度、规则以及事件背后的原因,进行深刻反思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以古为镜,可以明得失”。高全喜教授在对历史的反思中,指出了当前宪法学界研究存在的弊端,并进一步的诠释了其所主张的“政治宪法学”的涵义。高全喜教授认为,规范宪法学和宪法解释学的最大短板就在于它们对中国的制宪史缺乏研究,进而很难把近一百七十年的,乃至宋代以降的中国的宪制变革的内在原理、基本概念纳入中国宪法学的内在逻辑中。当下中国的宪法实施水平还十分滞后,规范宪法学和宪法解释学并不能够说出权力结构是什么、也不能够指出改变权力结构的规则是什么,而这些问题就是政治宪法学所致力解决的。作为宪法学意义上宪法的兴起,高全喜教授认为政治宪法学的方法论是研究中国早期现代政治与法制转型的最适当的方法,即“历史——规范主义”的方法。高全喜教授说道:“中国古今之变的宪制过程要在历史的演变中,产生出一种规范。这种规范不是从国外嫁接过来的,是从中国历史的演变过程中,生发出来的一种规范主义的产物。”

    “继往圣,开来学”。高全喜教授在最后提出了自己对于中国国家结构形式的展望,认为中国的宪法需要一个特别的创制过程。高全喜教授指出,要创制能解决中国当今问题、具有合理的权力架构的宪法,必须要认识到以下几点。第一,一定要重视中外约章。高全喜教授指出,中国近百年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宪法学一定要与国际公法结合起来。现在我们只把宪法学当作一个国家结构的问题,但是在未来的中国,必与世界融为一体,我们的宪法必须要有一个世界格局。第二,要注重革命激情的限制。近一百年来,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建立都是通过革命,宪法的制定当然也需要革命的支持。但是制定宪法的过程就是压制革命激情的过程,但是这种压制革命激情并不是反对革命,而是要护住革命。第三,要认识到地方自治的古今差异。我们现在讲地方自治,应该将台湾、香港、新疆、西藏、内蒙、东三省,都纳入地方的概念中。在未来的宪法建构中,要注重处理共产党领导和地方自治的问题。第四,要做到加强民族的认同感。目前大陆与台湾之间的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文化问题,而是两个法统、两个宪法的问题。所以,在未来的宪法架构中一定要妥善处理两个宪法之间的关系。未来中国的宪法叙事要超过三个现代中国的宪法叙事,构建新的中国。第五,要关注宪法创制的动力机制、合法性以及历史演变过程。高全喜教授讲到,在以上所讲到的对于历史以及其他材料的梳理中,其关注的还是宪法创制的动力机制、合法性以及历史演变过程这三个层面的问题。这三个层面的问题,还将持续体现在他以后的研究中。

    在稍事休息后,葛洪义教授对高全喜教授的讲演进行了简要的梳理,两位评议人以及与会嘉宾主要围绕了“地方自治”、“政治宪法与规范宪法”“历史的连贯性与断裂性”三个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葛洪义教授在最后的总结中提出,地方自治是地方法治中的重要一环,每个人、每个地方都要有一定的自主权,这才是法治的应有之义。葛洪义教授同时强调,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如何解读这些变化就需要我们认真的思考。历史的偶然性与必然性是一对很有意思的现象。但我们的解读一定要建立在我们对中国实际的理解之上。葛洪义教授认为,各个学科之间围绕地方治理中的一些问题进行集中的专题讨论是非常有意义的,本次的学术沙龙完全达到了其预设的目标。

    最后,葛洪义教授感谢了高全喜教授为我们带来的精彩异常的讲演,感谢了刘连泰教授和张凯副教授为我们带来的妙语连珠的评议,感谢了各位与会嘉宾不乏真知灼见的讨论,感谢了在场的所有参与者的积极参与。在热烈的掌声中,葛洪义教授宣布:“本次沙龙圆满结束”。